1 2 3

文化产业园火爆背后弊端丛生 五大乱象凸显泡沫

2012-06-08 点击:

文化产业园区在全国各地呈现燎原之势。截至2011年,文化部共命名了6家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4家国家级文化产业试验园区和204家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不过,记者调查获悉,虽然部分文化产业园区产业集聚效应明显,成为我国文化产业跨越发展的“助推器”,但火爆背后,弊端丛生令人忧虑。

乱象一:盲目一哄而上

翻阅各地的发展规划,文化园区建设一哄而上的风险初现:广告产业园、音乐产业园、新媒体产业园、出版创意产业园、动漫游戏产业园……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所长邵培仁教授做过概算,仅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南京等10个城市,这四五年时间就建了300多个文化园。

为什么发展文化产业热情很高?他们对文化产业的理解、概念、规律认识不足,就带有盲目性。地方政府总害怕产业兴起时抓不住,而导致出局。所有城市在扩张过程中都有一个由头,新兴的文化产业正好是新的招牌。全国各地大兴建设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之风,这一方面说明各地重视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但另一方面也显示出不少地方政府过于重视有形的园区建设,可能忽视了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所需要的无形支持。缺少资源整合和产业链的形成,普遍存在产业集聚度低的问题,反映出一些地方在建设文化产业园过程中“硬件思维”明显,往往先把园区建起来,再去进行招商,把钱都花在了硬件上,缺少对产业和文化内涵的规划和提升。

乱象二“空壳化“地产化”

记者获悉,一些园区建好后,通过招商引资吸引来一些文化企业,但这些企业并无明显的上下游关系,也没有形成文化产业的链条,园区也与一般的写字楼没多大区别,一些园区的收入也只是靠收取的房租来维持运转。北京国棉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家峰坦言,现在不少文化产业园区都是比较初级的,一方面园区内缺乏龙头企业带动形成产业链,同时,园区为企业能提供的都是物业服务,只扮演房东作用,距离成熟的文化园区还很远。“文化产业园区不能只当‘房东加物业’,但是要建立产业平台还需要摸索。”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副总经济师朱李鸣说,当前文化产业园区最缺的还是文化创意和产业集聚,其特点就是运用无形的头脑思维,点石成金,低耗低碳,占有大量土地建设文化园区的模式显然是不可取的。

乱象三:同质化倾向严重

作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江苏省周庄文化创意产业园已经形成了国内多位知名艺术家聚集的画家村,以及从创意、生产到销售的美术品产业链。但发展不过几年时间,园区副主任费幸林就深刻感受到竞争带来的压力,“北京宋庄、深圳大芬村艺术家村模式让全国很多地方蠢蠢欲动,大家都是通过免房租等办法让艺术家入驻,这样单靠优惠政策就没有吸引力了。”目前,文化园区同质化倾向表现较为明显的主要集中在动漫和影视两个文化产业门类中。由于许多园区发展类型相似、政策趋同,产生了一批不研究市场只关注政策的“候鸟式”文化企业。常州创意产业基地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蒋献国就表示,政府用免租、返税的办法吸引企业,从长远来看并不利于文化产业发展。“文化创意企业本应该专注研究原创、技术和市场,但现在园区在竞争中以不断降低政策门槛增加吸引力,‘培育’了一批耐不住寂寞的‘候鸟企业’,这些企业专门研究各个园区的优惠政策,哪里政策好就迁到哪里,一旦政策优惠期结束就换个地方。”

乱象四:烧钱多 回本慢 盈利难

文化产业园投资多则上百亿,少则五六亿,但目前只有少数能维持收支平衡,多数园区在短期内难以实现盈利。武汉“汉阳造”文化创意产业园的投资方武汉致盛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慧说,园区投资几千万,运营成本每年都要100多万,因此,尽管现在一期园区已经饱和,但是要过六七年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三年收回成本的原计划也无法实现。2008年,武汉博大科技集团和宜都市政府合建中国三峡·世界非遗文化城,投资规模20亿元,占地面积5380亩,建设周期六年。集团总裁刘建设说,银行信贷政策不断收紧,合作伙伴又因国际金融危机资金链而断裂,他只得自投5千万元完成园区三通一平和大量土建工程。目前园区处于停工状态。湖北省文化厅产业处处长官信认为,除了资金链断裂外,造成非遗文化城陷入目前停工局面的原因还在于建设方案过大,需要地方配套支持的基础设施施工量巨大,而地方政府支持力度有限。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认为,各地文化创意产业的大跃进式发展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文化创意产业的泡沫已经开始显现,潜在的风险正在积聚。

乱象五:高估历史资源 制造文化泡沫

地处武汉市江夏区的谭鑫培文化园占地3600亩,是全国最大的京剧主题公园。江夏区委宣传部副部长蔡明贵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文化园计划总投资6.6亿元,目前已由政府投入1.2亿元左右,建成文化主题公园、谭鑫培古戏楼。记者看到,免费开放的主题公园游客稀少,谭鑫培戏楼因为演出成本较高,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只有两个工作人员负责日常维护。武汉市委宣传部改革发展办公室主任吴天勇说,谭鑫培文化园是一个孤悬在江夏的文化项目,没有其他业态,产业链条没有办法拉得更长。而文化园区单靠收房租,无法维持一个园区的运转。文化学者、西安外事学院文化产业学院院长肖云儒也认为,透支历史文化资源,过度策划趋势值得警惕,一旦脆弱的文化生态无法承载超负荷的策划和开发,反而会破坏固有的历史文化景点,弄得古不古、今不今。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友情链接|宝骐广告|汉马奔奔 联系电话:027-87712800

公司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体育馆路2号新凯大厦五层

鄂ICP备16024575号 鄂公安网备 42010602000539号

微信 微信